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68章 杀人者

第068章 杀人者

推荐阅读:
  “出了门往左走,沿着小路走到头,有一间公厕……”林义不想借卫生间,双手把顾城往外推。

  “不行,坚持不住了!真的很抱歉!”顾城故意往左边挤,林义手一松,顾城侧身绕过林义,几步走到厕所门口。

  “放心,我会给你清扫干净。”顾城不由分说,关上厕所门。进了门目的就达到了。

  林义走到门前,强压着怒气说道:“五分钟!”顾城根本就不按套出牌,这种状况完全在他意料之外。

  “时间足够了,我很快。”顾城放下马桶盖,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。

  安子在门口说道:“林医生别生气,他是真的急了,这人有三急,实在是顶不住了,总得释放一下,都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……”

  “哼!”林义冷哼一声,突然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,走到门口,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安子。

  安子当即打了一个冷颤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就在眨眼之间,林义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  这家伙果然很危险,安子感觉到杀气。眼神冷冰冰的,不带任何感情。

  顾城已经进去了,已经来不及阻止,现在只能考虑怎么应对。林义面无表情,看不出心里在想的什么。

  听到林义离开门口,顾城直奔洗漱台,从牙缸中拿下牙刷,在证物袋中弹了几下,人每天都要脱落大量口腔表皮细胞,可以进行DNA检测。

  放好牙刷,顾城趴在台子找了两分钟,又找到两根头发,这下稳妥了。

  还有点时间,快速搜索了一边,没有发现可疑物品。

  五分钟差不多到了,顾城按下抽水马桶,捂着肚子走出卫生间。

  “舒服多了,谢谢啦。”

  林义打开房门,一句话没说。

  走到门口,安子提醒道:“林医生,我的事你别忘了,我想回去上班,尽快……”

  咚!

  话还没说完,林义就关上房门。

  “我话还没说完,这人怎么这样!”安子有点不爽。

  “下去说!”顾城走出楼道,示意安子可以说了。

  “这家伙不好惹,你上厕所的时候,这家伙就变脸了,身上放出一股杀气,眼神就像是要杀人。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医生。”之前安子可能还有点不相信,毕竟林义的外表看上去很斯文。看过林义的眼神,安子信了。只有杀过人的家伙才有这么可怕的眼神。

  “他都做什么了?”顾城猜到他进入卫生间后林义会有反应。

  安子无法描述林义的眼神,在那一刹那间林义的眸子似乎的是灰色的,有一种对生命的漠视。

  “你到了北区精神病,要特别小心这个家伙,尤其是两个人私下里独处的时候。不管做什么都留个心眼,有发现了给我打电话,尽量在一个人的时候。估计只要一段时间就有结果了。”

  “我还真得回去当护工?”安子以为只是走一个过场。

  “北区精神病很不对劲,最好去调查一下。可能有危险,你考虑一下。”

  “不用考虑,只要能破案,我什么都干。”对安子来说,在什么地方上班都一样,他不在乎赚多少钱,只想为安然讨回一份公道,

  “除了要提防林义,你还要小心医院里的其他人。”顾城也说不准要注意什么,多小心准没错。

  顾城停下脚步,有人在看他,转身一看,林义就站在窗户前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。

  安子转身冲着林义挥手再见,林义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两人走到前一栋楼的转角,这个位置有楼体遮挡,林义铁定看不到。

  顾城探头看了一眼,林义还站在窗口,像是个假人,一下都没动。

  安子吐槽道:“这家伙居然是精神病院的医生,他比重症病人还吓人。看上去像是有精神分裂。”

  这种情况顾城就不能回警局了,他要盯着林义,这家伙说不定要跑。检材也很重要,顾城拿出一份交给安子。

  “你去警局的重案组,把这些交给萧冰法医,让他尽快检测。”

  “就你一个人在这,能行吗?”

  “我盯着他,你快去快回。”真要有问题,顾城只要打一个电话,重案组的人二十分就能赶到,这时候刘庆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。

  安子走了,顾城把手机探出去,摄像头放大最大,能看到林义还站在窗前。

  林义就那么站着,足足站了一刻钟,总算是动了,拿出手机,给某个人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

  “谁啊?”接电话的人似乎没有来电显示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“嗯?”对方知道是林义

  “出事了,警察找到我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沉默了十几秒钟后,林义咒骂道:“一定是那个贱人出卖了我,不然那些蠢货不可能找到我。”

  “不要把的别人都当傻子,警察中也较聪明的家伙,比如那个新来的。还有那个女法医,都不简单,早就和你说了,不要挑衅他们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该怎么做?”

  “你已经跑不掉了,该怎么做你懂得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还有机会!”

  “晚了,你可以让自己死的舒服一点。那个女人我会帮你处理。”

  “救……救我,我不想死,也不想坐牢。安排我跑吧,那怕回去当个苦力。”

  “真是没用的废物,我还以找到一个可造之材,能让自己轻松一点,看来还得自己动手。”

  嘟嘟……

 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最后的希望也消失了,林义感到绝望。真正的玩火自焚,把自己逼到绝路。

  林义紧要牙关,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  电话另一头的那个人肯定有办法救他,关键是怎么让他出手。

  威胁他?和他玉石俱焚!

  几分钟后,林义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他是知道一些秘密,看到的黑暗只是冰山一角,隐藏在黑暗中的庞然大物一定会把他压的粉身碎骨。

  那些人和警察不一样,没有底线不择手段,为了惩罚他,会对其他人下手。

  怎么办?

  兵行险着,置之死地而后生,被条子抓了并不是坏事,能刺探条子情报。可就算得到了信息能怎么办?消息传不出来,和没有一样。

  林义一头栽倒在床上,其实死了也不错,至少轻松一点,像张松一样吊死自己,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可是他对自己又下不去手。

  谁也想不到杀人者竟然如此孱弱,身份调转之后,精神就快要崩溃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该怎么办?”林义卷缩在墙角,像只可怜虫。

  他以为对那个人来说很重要,出了事像被垃圾一样扔掉。

  顾城在楼外守着,不知道林义已经慌了,还在警惕林义逃跑。

  嘀嘀……

  手机响了,有短信。

  “可以动手了!”

  又是神秘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