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62章 心战

第062章 心战

推荐阅读:
  对方默不作声,顾城就当他是默认了,既然能吸引住嫌疑人,他就继续说。

  “你幼年时期的经历很坎坷,有一点孤僻,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。再大一点就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小孩不一样,你眼中的世界是另一个样子,普通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无法西吸引你,一个偶然的机会,可能是一起意外事故,你发觉自己喜欢杀戮,喜欢死亡,甚至是痴迷人痛苦时的样子,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感觉到真实!才会有感情流露。”

  顾城按照反社会人格进行分析,但是血天使的行为反应出的心理很复杂,并不完全是反社会人格。

  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有高度攻击性,缺乏羞惭感,不能从经历中取得经验教训,行为受偶然动机驱使,社会适应不良,但是还有自我控制能力。并不是所有具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都会犯罪,会成为连环杀手。

  血天使表现出明显的目的行,两名死者和幸存者范梅都和714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完全是有针对性的下手。

  相比而言,在北区精神病院‘自杀’的张松是随机下手,更像是有反社会人格障碍。

  顾城放慢脚步,他似乎成功了,楼下没动静,血天使停下了。

  “不要以为学了点犯罪心理就能了解我,你不是我,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”血天使故意改变声音,用低沉的嗓音说话。

  “为什么不用本来的声音说话,怕我听出你是谁?”这行为简直就是欲盖弥彰,如果不认识,没理由变声。

  “哼!”血天使冷笑一声,继续往楼下跑,再有几层他就出去了。

  血天使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顾城赶快换一个问题。

  肯开口就是好事,只要愿意交流,就能多了解凶手。说的越多,线索和信息就越多。

  “我很好奇,你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别和我说什么复仇、正义感,都是你忽悠宋良的借口!正义感是你嘲讽的对象,你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更愿意相信人性本恶。”

  脚步声停下了,血天使反问道:“那你觉得我杀人是为什么呢?”

  “你是在灭口,显然是有人雇佣了你。是范梅背后老板的竞争对手?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血天使笑了,嘲讽道:“我当警察有多厉害,看来也不过如此。告诉你吧,这里面水很深,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。就你们这群蠢货,还想查清楚?”

  “那你是为了钱?”顾城再次试探。

  “无聊!你要是没点干货我就走了。”血天使也想了解顾城,连着两次失手都和顾城有关系,他之前小看了才报到的菜鸟刑警,还好没有铸成大错。

  想要留住血天使,顾城必须要拿出点实质性的东西。大脑高速运转,好在这两天围着案子转,脑子里想的都是案子,很快就想到该说什么。

  “你的一般的连环杀手还不太一样,你的起点很高,关强是你第一次杀人,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,几乎就做到完美,现场没给警方留下多少可以追查的线索。村子三分之一的住户家里都养狗,到现在我都想不到你是怎么把尸体运进村子而没惊动任何人,不得不承认,你很厉害。”

  血天使相当自大,顾城这一番话就是针对他的这一特点,来自的对手称赞让他有点飘飘然。顾城在话中还设下陷阱,指出血天使美中不足,案件并不是完美无缺,自负的人肯定想要找到失误在哪。

  “我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,你要能说的我心服口服,我可以给你留点时间。”

  血天使上钩了,他表现的更加自大,依旧相信自己能逃脱。既然敢到医院来,他提前做好各种准备,就算杀不死范梅,也可以全身而退。

  “那你想聊点什么?”顾城放轻脚步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

  “你怎么看出我是第一次杀人?”血天使很好奇,他自认为各方面看起来都像是个老手。

  顾城对于刚才那一番话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都是他情急之下说出可能性最大的猜测。

  “关强现场看起来有条不紊,从尸检上看,凶手的手段特别残忍,胆子还特别大,抛尸地点选的距离村子很近,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行凶。以警察的经验来看,第一次行凶,内心冲突非激烈,毕竟是一条人命,紧张、不安、烦躁都会有影响。从现场看你很冷静,没有任何的不安。”

  “那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第一次看杀人?”血天使很好奇。

  “我当时没看出来,也认为是老手,最近才想通。关强是第一个死在你手上的人,但不是第一个因你而死的人。”顾城从楼梯的扶手往下看。

  楼梯螺旋着向下,走廊上一扇窗户都没有,就像是一道通往黑暗的甬道,越往下越黑,一直通到黑暗之中。

  往下大概六层,一个人站在的楼梯边,只能看到一侧身体,穿着灰色冲锋衣,带着白手套。

  “你继续说!”

  咯吱……

  血天使的话音刚落,中间的楼门被推开,有人走进来。

  顾城和的血天使之间微妙的平衡被打破,顾城立刻向下看,盯着血天使。

  血天使没动!

  楼门被推开之后,听到有人大声抱怨。

  “等电梯太慢了,还不如走楼梯上去。”

  “就是,医院也不多修几条电梯,我带的饭菜都要凉了。”

  “你带的什么,好香啊!”

  ……

  听脚步声,这些人在往上走,是给病人送饭的家属,血天使才没跑。

  顾城站着也没动,等着几名家属从身边走过。

  直到家属走出楼梯间,顾城继续说道:“之前你喜欢心理操控,第一个因你而死的人是谁我不知道,张松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,他虽然心理有问题,但是还没到杀人的地步,是你操纵着他犯下凶案。当时的调查忽略了这一点,才让你逍遥法外。”

  顾城往下看,血天使抬起扶着楼梯的右手,竖起大拇指,表示认同。

  这又是一次试探,林义如果是嫌疑人,年龄是最大的疑点,他太年轻了。

  “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,算是说对了。”血天使的语调越来越冰冷,他低声说道:“真正体验到死亡的感觉,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。要不是我接了这个活,我还体验不到这种感觉。”

  血天使的话透出一个的重要信息,血天使是受人雇佣才杀死关强等人,光这一点就可以推翻之前做的一些假设。

  “你想知道我的雇主是谁?只要你能抓到我,我就的告诉你他们是谁?”

  “他们?”血天使又透露一个重要信息,雇主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