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29章 灭口

第029章 灭口

推荐阅读:
  “目前尚在调查中,只搜集到这么多的信息。你如果能提供多一点信息,我们会调查的快一点。”秦刚故意打起官腔。案件侦破当中有很多敏感信息,不可能对外披露。

  “我把的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。”安子这话说的有点心虚,又是一些细微的小动作。

  刘庆严厉的说道:“配合警方的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!你还要和警察讨价还价?摆正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秦刚淡淡的说道:“因为你的身份比较特殊,可以对你特殊对待,警方可以向你提供一些经过筛选的信息,当然前提是你真诚的和警方合作,你考虑一下,这个案子靠你一个人破不了。”

  刘庆和秦刚两人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黑脸,事先都没沟通,却配合默契。

  “合作的话我能做什么?”安子不会放过任何和安然有关的信息。

  “慢慢来!”秦刚递给他纸和笔,说道:“你好好想想,都谁知道你的调查,谁是血天使的知情人,又或者知道黄克桑和关强的事,都写下来。”

  组长思路清晰,只要找和两者有交集的人,就是新的犯罪嫌疑人。真正的血天使就在安子身边,问题是怎么找出来。

  关键是安子没对任何人说过他的调查,绞尽脑汁想了半天,第一栏还是一片空白。

  “为什么一定和我有关系,说不定他们是被自己人灭口呢?”安子提出一个假设。

  “灭口?”秦刚反问道。

  “自从关强的酒吧关门了,他们的生意都停了。我和关强接触过几次,他好像特别的害怕,总觉得有人要害他。”安子是外卖骑手,给关强送过几次快餐。安子想的很简单,多接触几次,取得关强的信任。

  “说仔细点。”秦刚很感兴趣。

  安子挠挠头说道:“就是感觉他很害怕,对谁都提防,拿外卖都很小心。要不是熟人,连门都不开。”

  结合关强邻居的口供的,关强的举动确实很反常,结合他被害,并不是空穴来风,问题是关强感觉到威胁,为什么不跑?

  以他的背景和手上的得资金,完全可以跑到一个小城市,重新开始生活。甚至有可能逃到国外,躲上几年。

  “黄克桑呢?他有什么反常?”刘庆问道。

  安子摇摇头,黄克桑习惯了在街面上混,就算是不出货,也在窝里待不住。整天在夜场、酒吧、KTV厮混。

  对于这一点,顾城有不同的看法,面对恐惧和威胁,每个人应对方法都不一样,黄克桑专门去人多的地方,也是一种自保的方法。

  公共场合目击者众多,夜场还有保安,也是一种保护。

  秦刚沉吟道:“找到黄克桑被袭击的地点,是一条线索。”

  刘庆点点头,上京市就这么大,有多少夜场重案组很清楚,黄克桑特征明显,又是夜场老手,行踪很好打听。

  “行了,今天就这样吧。”秦刚站起来说道:“这两天你暂时待在警局,我安排人陪着你。”

  秦刚不会把宝都押在安子一个人身上,凶手作案的间隔很短,按照规律两天内可能再次作案。

  安子就交给顾城,秦刚走的时候使了一个眼色,提醒顾城留个心眼。

  两人一走,小会议室内安静下来,顾城没再说话,让安子专心的写名单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,只写了几个血天使知情人,顾城扫了一眼,都是精神病院的护工,林义的名字并不上面。

  “你觉得林医生人怎么样?”顾城随口问道。

  “还行吧,像是个好人。”顾城回答的很敷衍。

  一个像字证据整句话的意思就不一样了,像是一个好人和是一个好人,意思的天差地别。

  顾城说道:“我和林义打了两次交道,给我的感觉很奇怪。”

  “林义?”安子皱着眉头。

  “有问题?”

  安子摇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
  顾城才参加工作,没有老刑警那种气势,的比较好说话,安子没有抵触情绪,愿意交****神病院是有个姓林的医生,但好像不叫林义。”

  安子不认识林义,这就有意思了。林义可是亲口说过,他不久前见过安子送外面。

  “林医生是有点奇怪。”顾城描述道:“有时候林医生的眼神冷冰冰的,一点感情都没有,不像是看人,像是在看死物。有时候对人又特别的热情,有很多话要对你说。”

  “听你这描述,怎么感觉不像是医生,更像是一个病人。”安子调侃道。

  “是有点问题,以林义的教育背景完全能找一份更好的工作,为什么要留在北区精神病院?”顾城自语道。

  “说不定他在以前单位不合群,和领导也有矛盾,才调到精神病院工作。”

  林义的话题聊不下去了,两人逐渐熟络,顾城这才问道:“你相信人有灵魂吗?”

  “有……有吧!”安子希望死后有另一个世界,母亲和安然幸福的生活着。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,是对逝者哀思一种美化。不一定真信死后有另一个世界,只是情感战胜了理智。

  “既然你相信有灵魂,那你知道灵魂的重量吗?”

  安子摇摇头,这玩意还能有重量?

  “有一个外国人做了一个实验,人死之后,身体轻了21克,他认为是灵魂的重量。”

  顾城是在试探,他瞪大眼睛,不会错过安子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。

  “只有21克?我还以为灵魂没有重量。”安子的反应更多是好奇,他是第一次听到灵魂的重量是二十一克。

  “那是老外的说法,当时条件有限,也许测量出了问题。”事实上做实验的人之后再次重复实验,得到的却是另一个数据。

  安子通过测试,他要是事先听说过灵魂二十一克,不会表现的这么淡定。

  顾城又拿出墨镜男的照片,说道:“其实照片上还有一个人很可疑,你没注意到?”

  “有吗?”安子抢过照片。

  “你看这个人!”顾城指着疑似顾一的背影说道:“这个人好像也在跟踪墨镜男。”

  安子拿过照片,仔细的看了一会儿,放下照片,无奈的说道:“一点印象都没有,从照片上看看他是在看黄克桑,可能我当时没注意到周围的人。”

  黄克桑就是一个毒头,这种角色多的是。

  再问下去也没结果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安子一点记忆都没有。

  “先吃饭吧。”天已经黑了,安子中午就没吃好,肚子早就饿了。

  秦刚让人准备了盒饭,没上方便面已经算是特殊待遇,至少盒饭里还有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