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18章 血天使之死

第018章 血天使之死

推荐阅读:
  “我们可能有麻烦了!”从电话中的就能听出秦刚处于暴怒的状态中,正在爆发的边缘。

  难道是因为714案件?顾城有点慌,这么快就被发现了。

  “肯定和714无关。”萧冰分析道,秦刚拥有更高的权限,可以查看谁浏览过卷宗。但是现在这个关头,组长的心思都在破案上,不会关注这些细节。况且就算看了也没有违规,都是正常的工作。

  “先上去再说。”

  萧冰锁好法医室的门,火速赶到重案组办公室。

  在门口听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顾城还以为没有人,推开门一看,大部分人都在。

  “你们啊!尽找麻烦。”刘庆拉长了语调,他肯定知道秦刚暴怒的原因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萧冰心里没底。

  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刘庆把两人推进秦刚的办公室。

  秦刚的脸色比锅底还黑,瞪着两人,眼皮都不带眨一下,怒视着两人,让人有点心慌。

  顾城注意到秦刚的电脑没开,肯定和714案没关系。

  秦刚离开吴副局办公室的时候,心情还算稳定,什么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暴怒?

  “你看看你办的好事,我不让你去,你非要去,这下好了,惹麻烦了。”秦刚越说越觉得恼火。

  萧冰问道:“组长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张松死了!”秦刚嘴里说出这个名字,心情很复杂。有失落,也有解脱,困扰了他很久的一件事终于结束了,虽然的结局并不完美,还有很多谜题没有解开。

  顾城过了两秒钟,才想起张松是谁,真正的血天使。

  “死了?”

  一个在精神病院,处于重度监护中的病人,怎么突然就死了?

  “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,主治医生打来电话,我不在,是刘庆接的,自杀!”秦刚叹了口气的说道:“你们去过之后,病人的状态好转,院方观察之后,暂停了镇定类的药物。趁着午饭后休息的时间,张松挣脱了束缚衣,绞死了自己。”

  这绝对不是巧合,死的也太巧了,血天使重现江湖,在他们见过张松之后,他就自杀了。是被灭口了,还是另有隐情?

  有一点可以肯定,死人最能保守秘密,这样再也没有人能窥探血天使的秘密了。

  “你们再走一趟吧,去查勘一下现场,那边也没有保存尸体的条件,没有问题就交给民政部门处理。”

  “明白,我们这就出发。”萧冰立刻返回法医室去拿工具箱。

  顾城看了一眼窗外,天早就黑了,今晚又要加班,干这一行,从没有准时下班的时候。

  这时候肯定没有车会去北区精神病院,那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,又是在深夜,估计用嘀嘀都没人接单。

  五分钟后,一辆豪车开进警局,是萧冰叫来的座驾,一辆劳斯莱斯。

  顾城目瞪口呆,学姐这也太夸张了,这车够接待外宾了。

  “发什么呆,上车!”萧冰催促道。在她的眼中,车就是代步的工具。

  “学姐霸气!”顾城打开车门,被萧冰推上车。

  司机调转车头,往北区精神病院开去。司机开的很快,二十五分钟就到了。

  精神病院的大门禁闭着,顾城刚敲了一下,看门的老大爷就打开门。

  “等你们好长时间了,怎么才来。”看们大爷等的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“现场在哪?”萧冰不想浪费时间。

  “还是上次那栋楼!”大爷说完转身就回门房了,一大把年纪了,还是一个傲娇。

  两人快步向后楼走去,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在大厅里不安的走来走去,一边走,一边搓手,正是主治医生林义,然后下意识推一下眼镜。

  “你们总算来了。”林义听到脚步声,几步冲过来,想要握萧冰的手。

  顾城抢先一步,握住林义的手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有点事耽搁了一下,尸体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跟我来。”林义在前面带路,来到张松死亡的房间。

  和他们上次见到张松的病房一样,但是顾城的很肯定,不是同一间病房,换到了上次见面病房的隔壁。

  “换病房了?”顾城立刻就发现了。

  林义推了一下眼镜说道:“隔壁的病房需要清理,所以换了这一间。”

  顾城觉得没这么简单,林义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他。

  萧冰站在门口,张松的尸体就在对面,靠近窗口的位置。

  张松脸色涨的发紫,嘴巴张的很大,白色束缚衣紧紧的缠绕在脖子上。尸体斜靠着窗户,全靠着束缚衣挂着。

  林义很慌张的解释道:“医院从没发生过这种状况,谁也想不到病人会这么做,等到护工发现的时候,已经死了。”

  萧冰冷声说道:“不用和我们解释,这是你们工作上的疏忽,会有其他人来调查,都有谁进过病房?”

  林义抬手擦了额头上的冷汗,赶快说道:“我们知道保护现场的重要性,只有我和发现尸体的护工进去过。我们都没动尸体,也没碰房间里的东西!”

  “你到旁边等着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林义要是在这站着,不方便顾城和萧冰讨论案情。

  “走,我就走。”林义本来就不想待在这里,快步离开,走到门口,停下了,扭头看向张松尸体。

  虽然只是一刹那,林义的表情阴鹜,眼神中透着强烈的怨恨,就想是他巴不得张松早点死掉。

  林义发现顾城在看他,赶快扭过头,快步离开。

  萧冰放下工具箱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  “刚才林义看尸体的眼神充满了憎恨。”顾城知道不能光靠一个眼神就说林义有问题。

  萧冰打开工具箱,一边戴手套,一边说道:“久病床前无孝子,那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照看这种精神病人,压力也不小。再说了,他们都知道张松干过什么,厌恶很正常。”

  这么说也合理,像张松这种人,手上血债累累,有一群人想要他死。

  萧冰正在尝试解开束缚衣,可是缠的太紧了,扭了十几圈,窗户上的钢筋都有些变形。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,过来帮忙。”萧冰喊道。

  顾城试了几下,绞的太紧了,根本解不开,只好抱着尸体转了两圈,束缚衣松动了,才解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