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08章 疯了的血天使

第008章 疯了的血天使

推荐阅读:
  判断精神病的发展程度有一套严格的标准,不是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,顾城要自己的判断。

  患者的主观痛苦程度、社会功能损害程度、自知力丧失和现实检验能力都是衡量标准,想要做出准确判断,必须要亲眼看到患者。

  林义有些惋惜的说道:“你们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,那时候他的状态很稳定,可是就在几天前,突然发病,打伤护工,表现出严重的臆想症和攻击性,只好暂时控制起来。以他的状态没法回答你们的问题。”

  “他臆想的内容是什么?”萧冰很严肃的问道。

  “警察还调查这个?”林义想了想说道:“好像和世界末日有关,血天使降临,罪人必将受到惩罚,大概就是这类的话。”

  顾城停下脚步,站在原地问道:“他发病的具体时间是哪天?”

  “好像……好像……是三四天前!”林义说的很含糊。

  “我们需要具体的时间。”顾城的语气变得很严厉。

  林义从衣兜中拿出手机,查看日历备忘录后说道:“四天前早上九点,病人说完那番话之后,攻击了一位护工,造成轻伤。要不是发现的及时,护工可能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四天前!血天使案再发之前,在张松预言血天使出重新出现之后,就发生了命案,会是巧合?

  顾城和萧冰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怀疑的神色。

  很有可能是在案发之前,嫌疑人张松知道了什么,精神受到强烈刺激,导致突然发病。

  “四天前有没有人探视过他?”顾城问道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林义很大声的说道:“特殊病人探视是有规定的,不是想看就能看的。再说了,病人也没个亲戚朋友,谁来看他?”

  顾城试探道:“我就是随口问了一句,你说的这么大声,是不是心虚?”

  “没有,就是平常语调,可能是走廊的回声。”林义的眼神有些慌乱。

  萧冰也注意到了,但是她什么都没说。

  “就是这间病房。”林义长出一口气,总算可以转移话题。

  嫌疑人张松住在特制的单人病房,穿着束缚衣,双手交叉,手掌固定在腰间。这两天因为症状好转,可以在房间内自由活动。

  病房靠走廊一边是巨大的观察窗,一种特殊的单面镜子,可以看清楚病房内的情况。

  顾城见到双手沾满鲜血的血天使杀手,和他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  血天使看起来非常普通,可以的说是毫不起眼,在人不群众中你都不会注意到他。就像是你在街上,与你擦肩而过,你不会留下一丁点记忆。

  看长相也就四十多岁,络腮胡子,身材偏瘦,颧骨很高。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,皮肤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灰色,隐约能看到皮下青色的血管。最主要的是眼睛,因为服用药物的关系,张松的眼神空洞,目光呆滞。

  就这个情况,林义说的没错,是什么都问不出来。

  “他都服用了什么药物?”萧冰通过计算药物的代谢,能大致推算出张松神智恢复的时间。

  “这是药物清单!”林义早就准备好了,笑着把药单交给萧冰。

  萧冰浏览了一遍,主要是镇定类药物,副作用会造成人感官迟钝,药效至少能持续六个小时。院方安排每天8点服药,还要等上三个小时。

  “我说话他能听到吗?”顾城不想浪费时间,想要尝试进行沟通。

  “能听到,但是不一定会反有反应。”观察窗边有通讯器,林义按下开关,提醒道:“尽量避免提到敏感词,不要刺激他。”

  顾城想了想才说道:“张松,我是警察!”

  张松没有反应,依旧低着头,不时摇晃一下脑袋。

  “我来!”萧冰研究过张松,知道他的犯罪心理,他攻击的对象多为女人,打心底憎恨女人,对女声可能会有反应。

  “学姐你就对他说,血天使来看他了。”顾城想到一句话。

  萧冰重复了一遍顾城的话,张松不摇头了,慢慢抬起头,死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萧冰。

  “不……你……不是……你……”张松的左脸抽搐了两下,看起来有些紧张。

  顾城掐着嗓子,学着女声说道:“血天使又出现了,有人在假冒你行凶。对你的名声是一种侮辱。”

  这声音实在是太假了,张松都没有搭理他,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  萧冰只正要再重复一遍,张松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我们都是罪人,我们都有罪,就算诚心祈祷,也洗刷不了你的罪孽,只有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……”

  这可不像是一个吃了镇定剂的精神病人能说的话,张松反复的重复了很多遍,顾城用手机录下来。

  一句话重复了十几遍之后,张松站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观察窗前,脸几乎贴在玻璃上,一双死鱼眼瞪着萧冰。

  近距离观察之后,顾城发现张松的瞳孔放大,光线刺激没有变化。张松这样的状况,就算玻璃是透明的,他也看不到顾城的长相。

  在观察窗前停留了一小会儿,张松开始用脑袋撞的玻璃,发出咚咚的声音。

  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

  顾城发现张松脖子上有伤疤,明显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的才留下的,不超过三个月。

  “他脖子上的伤……”顾城用手指着问道。

  “不久前和护工……”

  咚!

  林义还没说完,张松的脑袋重重撞在玻璃上,皮开肉绽,撞出血了。

  张松后退几步,又是一次更猛烈的撞击。

  “护工!”林义大喊一声,立刻冲出来三个膀大腰圆的男护工,打开房门,死死的按住张松。

  张松拼命的挣扎,护工差点按不住他。

  “男人都有罪!死的都是罪人!”喊了几遍之后,张松的嘴被堵上,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。

  这句话又些突兀,顾城觉得张松想的要说什么,可是又不能直说。

  林义给张松注射了强力的镇定剂,张松逐渐停止挣扎,躺在床上不动了。

  张松头上的伤口并不严重,简单的包扎就止血学了。

  “看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。”林义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等到病人病情好转,我会联系你们。”

  时间到了中午,这时候出去也不好打车,精神病院有食堂,在林义的挽留下,顾城和萧冰在食堂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。

  顾城注意到几个细节,食堂里的人有说有笑,当他们走进食堂,众人看到警服瞬间安静下来。

  两名护工立刻低下头,有意的回避顾城的目光,不让警察看到他们的脸,举动很可疑。

  顾城不动声色的坐下,嫌疑人名单上又多了一类人,护工也有和张松接触的机会,有可能从张松口中问出血天使案件的细节。他有了新的怀疑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