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23 > 玄幻小说 > 王牌警探 > 第007章 精神病院

第007章 精神病院

推荐阅读:
  双子星杀手性格特征明显,非常容易辨认,只要见到嫌疑人,顾城就有十成把握判断是不是双子星杀手。

  “你先办理入职手续。”萧冰提醒顾城,血天使案的嫌疑人情况特殊,被关在精神病院,想见没那么容易。

  “学姐你回去睡一会儿吧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顾城心疼的说道。

  “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萧冰转身就走,回到法医室,进门就看到工作台上的玫瑰花,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

  萧冰迟疑了一下,学弟的到来未必就是一件坏事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她以后工作和生活将不再平静。

  顾城到人事部门办完手续,领到新的警服、警号、警官证,还拿到单身宿舍的钥匙。

  走到重案组办公室门口,里面很安静,一点声音都没有,推开门一看,一个人都没有,都出去办案了,顾城径直走向秦刚的办公室。

  咚咚咚……

  “进来!”秦刚的声音有些沙哑,着急上火了。

  “队长,警员顾城向您报到!”顾城敬了一个标准军礼。

  “精神不错,去外面等着吧,等他们来我安排个人带你。”秦刚只是抬头看了一眼。

  “队长,我不想浪费时间,凶手随时会再次作案。”

  “哦,你想干什么?”新来的警察知道找事做,秦刚还算满意,比之前实习生好多了。

  “我想见一下血天使的嫌疑人。”

  办公室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张。秦刚停下手中的工作,抬头盯着顾城。眼神中带着煞气。

  秦刚多年磨炼出的气质很可怕,一个眼神就能震慑住犯罪份子。他用低沉的嗓音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明摆着两个案子有某种联系,在目前这种状况下,去看看嫌疑人,或许能找到线索。”顾城没有退缩,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  秦刚的语气明显严厉了三分,问道:“你是说当年我查的案子有问题?”

  这是一道送命题,傻子都能看出来,秦刚就要发火了。

  “没有,我只是觉得有些地方没有调查清楚,还可以再继续……”

  “出去!”秦刚强压住怒火,毕竟要来一个高材生不容易。

  顾城刚走到外面坐下,萧冰拿着打印好的尸检报告走上来。

  “学姐,帮我说两句好话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萧冰推开房门进去了。

  秦刚正在气头上,精神病院的嫌疑人是他的心病。他绝对就是凶手,秦刚有十成的把握。

  “尸检完成了。”萧冰把尸检报告放在办公桌上。

  “这么快?”秦刚有点意外,萧冰比之前的何法医速度快了一倍。

  秦刚快速的看了一遍,萧冰的报告做的很漂亮,关键内容都标注出来,一目了然。

  尸体上伤痕的对比,确实和之前的血天使案不同。但是一些细节却是如出一辙,无法解释。手上的钢钉,穿透的位置,钢丝打结的手法,这些都一样。

  萧冰正要出去,秦刚问道:“新来的小子要去精神病院见血天使案的嫌疑人,你怎么看?”

  “他看问题的方法和一般人不一样,也许能有发现。”她没直接替顾城说话,实际上就是在帮顾城说话,秦刚自己很清楚,嫌疑人这事绕不过去,总有一天要面对。

  想要见到嫌疑人,必须要有秦刚批的条子,劝说没用,这事还得队长自己想明白。

  秦刚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案情重大,最终还是做出决定,快速写了一张条子。

  “你再辛苦一下,和那小子一起走一趟,别让他惹麻烦。”秦刚不放心让顾城一个人去,他实在是抽不出人手,只有麻烦萧冰走一趟。

  “好吧。”萧冰同意了,这个案子实在是特殊,凶手随时可能再次作案。

  选择她还有一点,萧冰和顾城都没有参与血天使案,能保客观的立场。组里的其他人都不太愿意再谈起血天使案。

  秦刚快速的写好批条,交给萧冰,嘱咐道:“看好新来的小子,我总觉他要出点事。”

  “明白!”萧冰回答的很干脆。

  顾城正在整理案情,把所有的疑点都写下来。两起血天使案的关联,被害人的身份,特殊的杀人手法,犯罪动机又是什么等等,写了满满一页纸。

  “跟我走!”萧冰冷声说道。

  “去哪?”顾城边走边问。

  萧冰一言不发,出了警局叫了一辆出租车。她昨晚一夜没睡,眼皮都快睁不开了,目前的状态没有办法开车。

  “城北精神病院!”萧冰上车之后,只说了一句话。

  “还是学姐厉害,你是怎么说服的组长……”秦刚话还没说完,萧冰就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
  一个急转弯之后,萧冰脑袋靠在顾城的肩膀上,顾城立刻就不敢动了。

  到重案组来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,这是第一次和学姐近距离接触。近到呼吸都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香味。

  睡梦中的萧冰不再是冷冰冰的感觉,嘴角微微的弯曲,似乎是微笑,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。

  城北精神病院在非常偏远的郊区,顾城故意让的司机开的慢点,开了近一个小时,才到目的地。

  远远的看到一片白色建筑,院墙近三米高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。院墙的四周都有监控,因为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病患,所以安保的程度非常高。

  出租车停在大门口,萧冰立刻醒过来,顾城这才活动两下酸痛的肩膀。

  两人刚下车,司机踩着油门走了,要不是看这一趟赚的多,司机才不来这鬼地方。人们的从心理上就不喜欢这样的地方。

  今天不是探视时间,大门禁闭,顾城敲了半天,旁边的侧门打开,门房大爷开门问道:“谁啊?”

  “警察!”顾城亮出刚拿到手不久的证件。

  “登记一下再进去。”大爷递过来本子,顾城往前翻了几页,注意到来访者并不多,这才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进去吧!”大爷还检查了一遍,确定名字和警官证上一样。

  穿过铁门是前院,是个小花园,一些轻度症状的病人在自由活动。

  在往里走,感觉就像是到了监狱,到处都是铁丝网,护工全是健壮的男护工。

  秦刚给院方打过电话,主治医生在重症病房楼下等着。

  主治医生林义,大概三十五六岁,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穿着白大褂,看起来很斯文。见到萧冰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。

  “辛苦了,其实有什么事可以在电话里说,还麻烦你们跑一趟。”林义伸手想要和萧冰握手。

  “不辛苦!我们必须亲眼看到嫌疑人。”顾城抢先一步,紧紧的握住林义的手,半天不松手。

  萧冰问道:“嫌疑人现在什么情况?”

  林义抽回手说道:“病人张松因为妻子出轨,长期精神压抑,受刺激后有严重臆想症和暴力倾向,经过治疗有所好转,但是反复的厉害,康复是不可能了。就他现在的状态,你们什么也问不出来。”